没卸磨、先杀驴:美国限制药价新法令

新闻事件

上周五川普总统签署了4个限制药品价格的行政法令,分别为药品折扣、胰岛素/EpiPen、药品进口、和国际药价指数。药品折扣是美国比较特殊的机制,由保险公司雇佣的PBM与批发商讨价还价而成。胰岛素和EpiPen本应该有便宜仿制药,但因为各种原因价格高居不下、一直是黑典型。药品进口和国际药价指数都与美国药价高于其它发达国家有关,但不同国家药价不好比较、因为有很多复杂因素。这一周很多大药厂CEO纷纷表示这是错误的法令,尤其是现在制药工业满腔热情地开发新冠疫苗和药物的时候挖墙脚给人以还没卸磨就开始杀驴的感觉。

药源解析

去年年底众议院通过了一个叫做HR3的新药价格法案,说是10年能为美国政府节省近5000亿美元开支。众议院也提出一个降价法案叫做HR19,但这两个法案能通过两院成为法律的机会都很小。今年是大选之年、又赶上百年一遇的新冠,所以药价这个关系老百姓健康和开支的基本生活问题再度成为政治家们腾挪的工具。当然川总这些法令也可能遭到法律挑战、国会也会有不同意见,执行到什么程度不好说。

不仅美国有药价问题,药价其实是影响全世界的难题。前几年中国有一部令人心酸的电影叫做《我不是药神》,有一句台词叫做“世上只有一种病,穷病。你救不了”。其实这句话也同样适用于制药业。消费者没钱吃不到好药,药厂没钱造不出好药。世界上没有物美价廉的新药,这是二选一的难题。所有降低药价的政策都会直接或间接影响好药的发现速度,而且最有可能受到影响的正是那些创新程度最高、风险最大的颠覆性新药如PD-1药物。你看一看颠覆性药物都是哪些国家搞出来的,就会发现利润是创新的唯一驱动力。

但是有人问了药价现在动不动就一年十几万就合理了?这如同所有人都嫌红烧肉太贵,集体大喊老子就出5毛钱。这并不能令红烧肉降价到5毛一份,只会迫使饭馆每天只卖饺子汤。又有人问了凭啥美国药价比所有国家都贵很多?这是因为饭馆总是先问美国人想吃啥,你想吃啥人家就做啥、全世界都得将就美国人的口味。美国人当然可以选择放弃这个权力,全世界消费者也可以给创新随意定价,只是要知道一分钱一分货这个根本规律。药品和毒品有一点是一样的,都是高利润驱使的高风险行为。只不过药品付出的真金白银、毒品付出的是身家性命。如果白粉和白菜一个价,谁也不会冒杀头风险去卖毒品,新药一个道理。

进口药物廉价获得优质产品的同时也进口了劣质政策。限制药价并不能让所有人都用上好药,而是会导致没有人能用上当今技术可能带来的最优质药物。著名记者Tom Wolfe说美国的繁荣是因为美国是“most open country in the world, encouraging one and all to compete pell-mell for any great goal that exists”,这是现在数十种新冠疫苗百舸争流的原因。如果你承认以这样代价以最快速度上市新冠疫苗是合理的投入,你也应该知道制药业的每一个项目都有患者在焦急地等待。至于美国政府现在已经庞大到开始介入药品价格这些份外之事是否与立国宪法精神相符,因为与新药关系不大就不展开讲了。